感谢有你

作者: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17日 点击数:

谢谢你给予我们大家的快乐,“阁哥”。

地理会考后,我们几人去公园玩。记得当时阳光很耀眼,而阳光下的你等着或迟到或爽约的我和其他几人。你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终于来了一个”。加上我,才到了三个人,但是你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抱怨,只有容纳。你在爽朗地笑着。能到的都到了之后,我们去了红石谷。当时红石谷里不知为何还有积水,你和许文宁最先童心发作地要将这水引向别处——你们美其名曰“疏通黄河”,其实通俗点就是玩泥巴。

大家玩的都很投入,你还说:“不行,再加点水,‘黄河’要枯竭了。”说罢便拧开矿泉水瓶倒水。你直接用手接触泥土,很细心地工作。额头上已有汗冒出也不察觉,我用手机拍下你的神情你也没注意。看着由你带动起来的大家如此开心地用手摆弄红石谷里特有的红土,我哭笑不得。自叹“老矣”的我只能从事偷拍工作。看你动作如此熟练,应该是经常实践吧。所有人都被你的情绪感染。

你又笑着对我们说:“来,踢球。”我还在疑惑球在哪,你已经将一个装了三分之一砂石的矿泉水瓶当球踢了上来。我仍旧偷拍,不过几次之后你很警惕,见我拿起手机就说“老邓又在搞小动作”。印象中我们几人对话很少,因为默契,彼此不说很多的话也不会尴尬。

我们把球从红石谷一直踢到了市政府广场,引来了诸多诧异的目光。你依然不管不顾,一脚猛踢将球踢飞。你笑着仰望天空,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汗水。我也出了汗,和你踢球的感觉就是“疯”。

我还记得有天下午,夕阳如血,你一本正经地说:“人就如同是冬天里的豪猪,既要靠近来取暖,又不能太近,不然会被同类的刺伤的体无完肤;远了又会被冻死。”说完你就叹了口气。能感觉到你散发的疲惫。和那个能在红石谷里玩泥巴、满广场追着矿泉水瓶跑的你判若两人。当班长很累吧?你就像天空,调和着晴雨风云。

纠正一下,人其实是刺猬,在面对自己信任的人时,会压下长刺,露出最柔软的腹部。孟昭阁,我很谢谢你的笑容与容纳,也谢所有的朋友们,给予我的简单快乐。

 

 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